13歲女孩花家里7萬多元積蓄打賞主播 是否可申報退款?

發布時間: 2019-11-14 17:26:38 來源: 互聯網 欄目: 社會新聞 點擊:

為了玩游戲能升級、讓游戲裝備比同學好以及打賞主播,四川自貢的13歲女孩向某某在43天時間里先后向國內某短視頻平臺、多個游戲娛樂平臺充值490余次,直到幾乎花光母親儲蓄卡里

 為了玩游戲能升級、讓游戲裝備比同學好以及打賞主播,四川自貢的13歲女孩向某某在43天時間里先后向國內某短視頻平臺、多個游戲娛樂平臺充值490余次,直到幾乎花光母親儲蓄卡里的74000余元存款,才停止她的“瘋狂游戲”……

13å²?女孩è?±å®¶é??7ä¸?å¤?å??积è??æ??èµ?主æ?­ æ?¯å?¦å?¯ç?³æ?¥é??款ï¼?
溫清淑和二女兒向某某
 
女孩母親溫清淑說,這7萬多元存款是近兩年家里攢的唯一積蓄,還指望多存一些供兩個女兒讀書,她現在心里很傷心,又不知道該怎么辦。發生這件事,她也很自責,稱平日沒管教好孩子,也要承擔一部分責任。同時,她也希望平臺能夠退款。
 
11月10日,溫清淑在家人陪同下,到自貢富順當地派出所報案尋求幫助。日前,紅星新聞記者也聯系上涉事短視頻平臺,對方回應如果未成年人打賞未經監護人同意,一經核實,平臺會全額退款。
 
母親銀行取錢:
 
被告知“卡里余額不足”
 
7萬余元積蓄“不翼而飛”
 
11月10日下午3時許,51歲的溫清淑到銀行取錢交房租,卻被柜臺工作人員告知“卡里余額不足”,這讓她大吃一驚:卡里明明有7萬多元,怎么會不翼而飛呢?
 
溫清淑很是不解,通過進一步查詢才發現,儲蓄卡被人為綁定了支付寶,卡里的74242.58元幾乎全部通過支付寶支出,只剩下0.46元。
 
多年來,丈夫在外地打工,溫清淑大部分時間都在家里照顧兩個還在讀小學的女兒。為了方便女兒上學,她還專門從農村老家搬到縣城租房住。
 
溫清淑的文化程度有限,從來沒有使用過網銀、支付寶、微信等。出于節約考慮,她連最簡單的銀行卡短信提示功能也沒有開通。
 
那么,究竟是誰動了家里的積蓄存款?溫清淑趕緊給已經工作的大女兒打去電話,讓她回來一查究竟。
 
核對流水清單:
 
一個多月內490余條“支出”
 
金額最低1元、最高1000元
 
得知母親銀行卡里的錢“不翼而飛”,大女兒叫上丈夫,急忙從自貢城區趕回富順。在女兒女婿的幫助下,溫清淑在銀行打印了流水清單,然后帶回家仔細查閱。
13å²?女孩è?±å®¶é??7ä¸?å¤?å??积è??æ??èµ?主æ?­ æ?¯å?¦å?¯ç?³æ?¥é??款ï¼?
銀行卡流水
 
打印回家的清單共14頁,詳細記錄了從2018年11月11日至2019年11月10日的銀行卡支出和收入信息。經查閱,最開始的10多條取存款流水信息正常,而從2019年9月14日起至2019年10月26日的流水清單信息,著實讓溫清淑一家人驚訝。
 
據清單記錄顯示,全年交易信息約508條,其中490余條交易信息為支出,且2018年11月11日至2019年9月7日的交易信息僅10余條,2019年9月14日至10月26日期間的信息竟然達到490余條。這490余條信息記錄全部為“支出”,“交易類型”一欄主要顯示為“快捷”和“消費”兩種,金額最低1元、最高1000元,以68元、108元、198元、508元金額的支出居多。
 
在2019年10月26日當天有過交易之后,溫清淑的銀行卡再無交易記錄。直到11月10日下午,她到銀行取錢,發現卡內余額僅為0.46元。
 
通過猜測和反復思考,家人們把二女兒向某某納入了懷疑對象。
 
召開家庭會議:
 
二女兒承認動了銀行卡
 
用于玩游戲、打賞主播
 
大女婿曾某告訴紅星新聞,11月10日下午6時許,家里召開了家庭會議,經過一番詢問,二女兒承認:是她動了媽媽的銀行卡。
 
二女兒向某某向家人坦言,銀行卡里的錢是她用了的,但具體用了多少并不清楚,只知道10月底最后一次支付后,再也用不起了。這490余次支出的共計74000余元,悉數被用于玩游戲,還有打賞主播。
 
向某某還說,這些錢主要用于兩個方面,一是在游戲中購買“皮膚”,二是用在觀看短視頻軟件里的游戲直播時打賞主播。曾某說,雖然二妹把短視頻軟件和游戲里的所有交易記錄都刪除了,但是通過查詢支付寶支付記錄,其中大約5萬元用于打賞,2萬元用于購買游戲里的裝備。
13å²?女孩è?±å®¶é??7ä¸?å¤?å??积è??æ??èµ?主æ?­ æ?¯å?¦å?¯ç?³æ?¥é??款ï¼?
手機里的游戲界面
 
紅星新聞記者查看了向某某玩的游戲內容,主要為角色扮演類游戲。在其中一款名為“第五人格”的游戲界面里,向某某所扮演的角色信息里顯示,充值數據為156490,按照游戲里設定的1元錢兌換10分的規則計算,充值金額為15649元(未減去贈送分數)?;ㄙM這15000余元,使向某某在該游戲擁有“VIP8”的等級,并擁有157套時裝、11名隨從和53件隨身物品。
 
據曾某介紹,銀行卡里的大部分存款被用于打賞短視頻軟件里的多名直播主播,幾乎都是直播玩角色扮演類游戲。據他不完全統計,向某某用于打賞的金額大約為5萬元。向某某告訴紅星新聞,通過看直播,除了可以學習打游戲,還可以在主播的帶領下一起玩游戲。
 
當事女孩講述:
 
充值打賞都是自愿
 
在同學面前有自豪感
 
在母親溫清淑的陪同下,向某某向紅星新聞講述了此事的來龍去脈以及她的心聲。
 
向某某告訴紅星新聞,她大概是從去年年初時候開始接觸角色扮演類游戲的,主要以“第五人格”這款游戲為主,每天放學回家便用手機玩耍,一般情況下,每天兩三個小時,周末時玩游戲的時間更多。
13å²?女孩è?±å®¶é??7ä¸?å¤?å??积è??æ??èµ?主æ?­ æ?¯å?¦å?¯ç?³æ?¥é??款ï¼?
手機里的游戲界面
 
在游戲里,向某某可以通過“作戰”升級,同時可以通過充值現金購買分數,實現快速升級并在商城里購買不同類型的“皮膚”,即衣服。從流水清單來看,向某某第一次充值時間為2019年9月14日,充值金額為1元錢,然后陸續增加,直至擴大到觀看直播視頻、打賞直播主播。
 
向某某稱,她所用的手機號碼是母親身份證注冊的,她悄悄找到了母親的銀行卡,并自己注冊了支付寶,繼而開始充值。
13å²?女孩è?±å®¶é??7ä¸?å¤?å??积è??æ??èµ?主æ?­ æ?¯å?¦å?¯ç?³æ?¥é??款ï¼?
手機里支付寶的消費信息
 
從1元到10元、到68元、再到198元,最高時候單次充值1000元……向某某經過一次又一次的嘗試發現,每次充值之后都不會被母親發覺,因而充值的金額越來越多。在她看來,卡里的錢“用不完”。
 
向某某告訴紅星新聞,每次充值都是自愿的、打賞主播也是自愿的,之所以心甘情愿,一是因為可以升級,在同樣玩這款游戲的同學面前有自豪感;二是因為充值購買“皮膚”,可以擁有許多好看的衣服。
 
對于紅星新聞記者問及“你知不知道,你充值的這些錢在現實中可以購買多少衣服”的問題,向某某表示“不知道”。“你知道這些錢對于你的母親及家庭來說是怎樣一個數字?”向某某同樣表示“不知道”。
 
此時,曾某告訴她:“用這些錢,每個月給你買一套新衣服,每套按200元計算,可以買30年。”向某某愣住了,沒有說話。
 
母親陷入自責:
 
自己沒管教好女兒
 
希望平臺能夠退款
 
溫清淑很是自責,她坦言,“這些高科技我不懂”,但二女兒玩游戲花光家里積蓄的這件事,也怪她平日里沒有管教好女兒,應該承擔一部分責任。
 
溫清淑稱,這7萬多元是近兩年多來,丈夫在外打工、自己省吃儉用積攢起來的,家里也就這么多存款,還指望著多存一些,供女兒讀書用。突然間,全部積蓄不翼而飛,她心里很傷心,希望平臺能夠退款。
 
11月10日晚上9時許,溫清淑在家人陪同下,到當地派出所報案,以尋求幫助。11月11日,女婿曾某還帶著向某某到當地文化部門反映這一情況,并致電相關游戲軟件的注冊地所在文化部門講述情況、備案。
 
曾某告訴紅星新聞,這次向媒體反映情況,主要目的是希望更多的家長能引以為戒,正確引導和管理孩子玩游戲,避免類似情況再發生;其次是通過媒體尋求幫助,了解追回相關損失的合法途徑,希望平臺能夠退款。
 
涉事短視頻平臺:
 
如未經監護人同意
 
一經核實全額退款
 
日前,紅星新聞記者也聯系上向某某所使用的短視頻軟件平臺。該平臺相關負責人介紹,首先,平臺不贊成未成年人在觀看直播時充值打賞,如果未成年人打賞未經監護人同意,一經核實,平臺會全額退款。此外,在未成年人使用軟件平臺時,家長可以先在界面里開啟青少年模式,該模式開啟后,會呈現適合青少年觀看的內容,且無法給直播充值打賞。
 
此外,“第五人格”游戲的出品平臺相關工作人員表示,遇到類似情況,建議家長可以通過平臺的“家長關愛平臺”進行相應申訴。另外,平臺方建議家長能夠多跟孩子進行溝通,教育未成年人合理游戲。平臺也會跟家長一起努力,共同保護未成年人的成長。
 
【律師說法】
 
13歲女孩屬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
 
可向平臺申報退款,監護人也有一定過錯
 
四川方策律師事務所張柄堯律師分析認為,《民法總則》規定八周歲以上的未成年人為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,實施民事法律行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經其法定代理人同意、追認,但是可以獨立實施純獲利益的民事法律行為或者與其年齡、智力相適應的民事法律行為。
 
張柄堯稱,就該事件而言,13歲女孩充值游戲卡并打賞74000元,已不屬于與其年齡、智力相當的民事行為,法定代理人沒有追認,則該行為無效,可以要求返還全部充值和打賞。一方面,可以通過協商方式解決,必要時可以尋求消協幫助;若協商不成,則可通過訴訟方式解決。具體司法實踐中需要注意,原告方還需舉證證明充值和打賞等行為是由13歲未成年人實施;此前已有因無法舉證該行為系由未成年人實施,因舉證不能敗訴的判例。
 
四川省律師協會維權委員會委員馮駿律師表示,13歲女孩屬于未成年人,在民法上屬于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,其可以以現行年齡相對應的生活事宜做出判斷。一般理解認為,如果女孩用幾百塊錢購買游戲幣,進行諸如電玩城的游戲娛樂是可以的,但陸續使用7萬余元用于游戲充值,其民事行為是無效的。正是基于此,游戲運營商應當“因女孩大額充值行為沒有得到父母同意”向女孩的父母返回已經充值款項。
 
馮駿表示,作為父母,應當固定證據,以證明父母對該大額充值行為不知情,再向游戲運營平臺的客服電話進行申報,如該平臺拒不受理,則可以父母的名義向法院提起訴訟,通過司法程序追回款項。本事件中,女孩的父母作為監護人,未盡到監護責任以及銀行卡保管責任,自身也有一定的過錯,因此也應當向游戲運營商支付一定比列的手續費等,以彌補游戲運營商處理本次事件的相關成本支出。
本文標題: 13歲女孩花家里7萬多元積蓄打賞主播 是否可申報退款?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nputvt.live/society/470467.html

如果認為本文對您有所幫助請贊助本站

支付寶掃一掃贊助微信掃一掃贊助

  • 支付寶掃一掃贊助
  • 微信掃一掃贊助
  • 支付寶先領紅包再贊助
    聲明:凡注明"本站原創"的所有文字圖片等資料,版權均屬太原新聞網所有,歡迎轉載,但務請注明出處。
    李湘回應口誤:香港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防藍光眼鏡真能預防兒童近視?專家:無科學依據
    Top 双色球走势图带坐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