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開聲援自殺同事 中國工程師遭Facebook解雇

發布時間: 2019-10-18 14:47:26 來源: 互聯網 欄目: 社會新聞 點擊:

原標題:公開聲援自殺的同事,中國工程師遭Facebook解雇:我不勇敢,但不能背良心債 9月26日中午一點多,加州的烈日下,Facebook總部最具標志性的“大拇指”雕像附近,穿著灰

 原標題:公開聲援自殺的同事,中國工程師遭Facebook解雇:我不勇敢,但不能背良心債

 
9月26日中午一點多,加州的烈日下,Facebook總部最具標志性的“大拇指”雕像附近,穿著灰衣的尹伊舉起自己Facebook的工牌,在四五百名華人面前情緒激動地喊著“還我們真相”“中國人的命也是命”,汗不斷從脖子上淌下。
 
這是近年來華人在硅谷最大規模的抗爭現場。9月19日,一名陳姓中國工程師從Facebook總部四樓縱身躍下,此后,有關陳姓工程師受到上司的職場霸凌、身份壓力等消息不斷在網上流傳。
 
Facebook遲遲沒有對此做出回應。于是有了這一場華人的自發抗議集會,參與者希望公司公布真相,而尹伊是現場唯一一位亮出自己工牌的Facebook公司員工。
 
工牌給他帶來了麻煩。抗議結束一周后,10月7日早上,尹伊收到了來自公司的解雇電話,當時距離他成為一名Facebook的軟件工程師僅僅過去三個月。
 
被正式解雇之前,尹伊經歷了一場艱難而漫長的拉鋸戰。抗議結束當天,他向公司上報,自己參加了集會并接受了媒體采訪。隨后收到了HR給的回信,要求不要在公司內外討論陳姓工程師相關的事情。此后,尹伊連續參加了三次公司的臨時會議,公司希望停止討論、不要接觸家屬,尹伊并不贊同。討論的結果變成了一封最終警告信和一通解雇電話。
 
事情的發展遠超他的預料。尹伊坦言,剛開始參加抗議是個意外,掏出工牌、喊口號完全是現場本能的反應。原本以為只會收到一則警告,沒想到最后卻被解雇,經歷了巨大的心理壓力之后,他依舊覺得“也沒有什么可后悔的”。
 
在風暴中,沒有人能獨善其身。尹伊和陳姓工程師是掙扎在硅谷的眾多華人中的一員,在聚集了全世界計算機精英,神話迭出的硅谷,異鄉人的掙扎隱匿在水下,如果不是因為這兩場意外,鮮有人知曉。
æ??è®®ç?°å?º
抗議現場
 
“應該有人實名悼念,不然陳先生太孤單”
 
北青深一度:當天的抗議現場是什么場景?
 
尹伊:我之前不認識陳先生。當天聽大家傳的,說在21號樓有一個悼念陳先生的活動。到那里之后(沒找到),(心想)可能已經結束了,又聽到說在公司門口豎大拇指那個標記處,其實是抗議,當時我不知道,就過去了。走過去一路上發現有一些華人同事,三三兩兩的,一邊走一邊互相囑咐把工牌藏起來,我還奇怪為什么要藏。
 
到了現場已經開始將近半小時了,有四五百人,男生女生舉著牌子在大太陽底下曬著,流了不少汗,大家在喊口號。我之前沒有參加過抗議,但看到氣氛那么熱烈,就覺得不太像一個悼念活動了。
 
北青深一度:你是怎么參與進去的?
 
尹伊:大家都在舉牌、喊口號。這時候就是來了幾個男生,問舉牌的人說,你們是不是累了換換我,然后我就趁機跟旁邊的女孩說,你累了也換我吧。
 
剛開始他們喊的口號是“AntiToxicWorkplace”(反對有毒的工作環境),但是我就想,換一個更直白的,“給我一個真相,扎克伯格”、“中國人的命也是命”,更有沖擊力一點。
 
北青深一度:為什么會想到用這個口號?
 
尹伊:當時我得找到一個平衡,一方面能團結在場的華人,另一方面我不是那么想打種族牌,當時時間比較緊,我也就只能想出這兩個口號。
 
北青深一度:現場你專門亮出自己的工牌,強調Facebook員工身份,為什么會這樣做?
 
尹伊:其實我不太清楚,可能還是有些悼念的印象,我覺得應該有人實名悼念一下比較好,要不然陳先生不是太孤獨了嗎?那就把工牌亮出來。我就是Facebook員工,這也沒什么隱瞞的,我們自己做了事那就實名制,然后承擔后果。
 
當時真的沒想太多。后來覺得可能有麻煩,事都做完了,那還能怎么辦?
 
北青深一度:當時有沒有擔心過會對工作有影響?
 
尹伊:覺得可能就會被警告一次,沒想到后面的事兒。
 
北青深一度:在現場的時候,你的情緒好像特別激動,是什么觸動到你?
 
尹伊:一方面看大家那么團結一致,的確受到大家情緒的感染。另一方面當時在現場,覺得得有人站出來說話,我就站出來了。后來很多人跟我說,這是灣區這邊華人第一次大規模抗爭,我也很受感動,所以最近寫了一首曲子,來紀念這件事,希望能在硅谷華人辦的“載歌在谷”春晚上表演。
 
北青深一度:在抗議現場,你說準備給扎克伯格寫聯名信,要求他公開真相,后來有寫嗎?
 
尹伊:在走內部渠道的時候,我的確給扎克伯格寫了一封信,問他為什么陳先生的事情不能討論?隱私的權利范圍是怎么界定的。寫信的時候我就沒指望得到回應,我就是表達一下,現在也沒有得到回應,就已經離開了。
 
就是覺得這個事情公司應該知道,我猜可能會得到一個警告信,也沒想到是一封最終警告信,更沒想到有后續事件。本來覺得開除的可能性不大,如果公司在風口浪尖上把我開了,等于又制造了一個新的故事,沒想到真的把我開了。
å°¹ä¼?å?¨æ??è®®ç?°å?º
尹伊在抗議現場
 
“我不是一個勇敢的人”
 
北青深一度:抗議之后,Facebook方面有什么反應?
 
尹伊:之前陳先生的事發生后,相關討論很少。(Facebook的)CEO有過一次公開Q&A(問答),說的也是比較官方的話,比如說我們Facebook為員工提供心理輔導,對職場霸凌零容忍之類的。
 
反倒是我們在9月26日抗議完了之后,過了一兩天,有朋友告訴我Facebook的發言人羞羞答答地承認了職場霸凌是存在的,但“職場霸凌不是導致陳先生自殺的唯一原因”。我們要不抗議的話,他真的會讓這事情過去了。
 
北青深一度:收到這個反饋會讓你覺得參加抗議很有成就感嗎?
 
尹伊:那會兒根本來不及有成就感,因為我抗議第二天就陷入麻煩了。抗議結束之后我給公司上報了自己參加集會、接受媒體采訪的事情,第二天早上九點半的時候查工作郵箱,看到HR在抗議當天晚上十點半給我發了一封謊話連篇的信,要求封口不準談論陳先生相關的事情。
 
北青深一度:收到信之后你什么反應?
 
尹伊:當時真覺得有點很無助,我意識到可能要跟他死磕了,一個人面對一個科技巨頭是很害怕。
 
當時想著不能對大眾媒體撒謊(注:指尹伊接受采訪時,稱Facebook沒有壓制言論自由),得想辦法更正。我老板建議先走公司內部渠道,我就向公司申請要接受記者采訪,告訴他們Facebook就是在壓制言論自由,這種采訪請求不可能同意的對不對?不同意我就要背著一個向公共媒體撒謊的良心債一輩子,我不能背一輩子,只能硬抗,結果一定是被開除。
 
就在看到信的那半個小時,我差不多想通了,要接受最壞的打算。就像別人寫的“不能比懼怕上帝,更懼怕一個科技公司”,“上帝”說的就是良心。
 
北青深一度:當時你最壞的打算是什么?
 
尹伊:就是他一直給我穿小鞋。比如禮拜四我編程編到一半,正高高興興地想今天給弄出來,結果被公司趕走了。這對我們做程序員的來說,是一件很羞辱的事情。我想天哪,如果這種事要持續一年,我肯定瘋了。
 
北青深一度:當時覺得可能會有麻煩?
 
尹伊:當時覺得麻煩是因為覺得自己良心上過不去,我在抗議現場跟媒體說Facebook沒有壓制言論自由,然后早上收到信就打臉了。
 
大概抗議過后四五天的樣子,有記者告訴我,抗議當天的視頻在國內有3.3億次的瀏覽量,比美國人口還多,我說完了,這估計是惹麻煩了。因為Facebook除了北美,最大的廣告收入來源就是中國,這是我在入職培訓的時候了解到的。我覺得可能Facebook的高層應該挺生氣的。
 
北青深一度:那段時間壓力大嗎?
 
尹伊:(從抗議到被辭退期間)兩三周我精神壓力最大,有間歇性失憶。那段時間我早上起來,必須要拼命鍛煉將近一個小時,要么是長跑,要么是游泳,要么力量訓練,不然一定會糟糕,每天只能睡四個小時,晚上12點還沒睡著,然后可能早上4點多就醒了。
 
當時就是不確定會怎么處理。我也不是一個很勇敢的人,經常會莫名其妙地感到害怕,你一個人在面對一個科技巨頭,能怎么辦?但是怎么害怕都比不過自己的良心對不對?有時候你不能不站出來。
 
Facebook他們就是想控制言論,即使到現在也沒公布陳先生和他經理之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。是不是陳先生說想換組,然后他經理騙他說你別換組,我保證下一個考評好評,結果下一個周期還給了差評,我看哪還敢要你?雖然這個是傳言,但我有足夠理由傾向于這是真的。
 
北青深一度:收到被辭退的消息那一刻是什么感覺?
 
尹伊:那天早上我查了一下郵件,發現公司讓我在家里工作。然后就接到一個電話說我被辭退了,我當時有點解脫,想這一天終于來了,我恢復自由身了,沒人可以阻止我說話了。那天晚上睡得特別香。
 
打電話那一瞬間我所有的公司賬戶都停了,也進不了公司,我也沒再回去過。還有一些私人的東西在公司,他們說給我寄過來,我今天又寫信催了一下,目前還沒有收到。
 
北青深一度:抗議的時候說自己不怕被解雇,因為有另一個工作機會,但其實沒有?
 
尹伊:那是讓大家安心的,我不想站在道德的高地上。
 
北青深一度:當時有沒有擔心過找工作的問題?
 
尹伊:我的工作簽證明年一月份到期,但是我沒擔心過,其實是沒怎么想過這個問題。
å°¹ä¼?å?¨æ??议第äº?天æ?¶å?°HRç??é?®ä»¶
尹伊在抗議第二天收到HR的郵件
 
美國公司人際關系高度緊張
 
北青深一度:你在Facebook工作了三個月時間,感覺工作強度大嗎?
 
尹伊:我們組其實算好的,基本上每周干滿40個小時,差不多工作能完成,不會周末加班。我在這個組是負責推送通知的,比如你收到iPhone上一條通知,誰剛剛對你的什么帖子點贊了,那就是我們負責的。
 
陳先生在的廣告部門壓力非常大,這是硅谷眾人皆知的秘密。Facebook畢竟是個“廣告公司”,它主要的營收靠廣告,所以廣告部門的人壓力很大,其他在FLAG(注:美國的四家互聯網公司,Facebook,領英,蘋果和谷歌)工作過的人都知道這個部門的壓力。我離開Facebook之后,一個廣告部門的哥們兒來告訴我,像陳先生這種加班到一兩點鐘(的情況)不是個案。
 
北青深一度:被辭退一周多時間了,現在重新找工作還順利嗎?
 
尹伊:被Facebook開除以后,領英上有快5000人了,幾乎都是要幫我找工作、幫我內推的。灣區(注:指硅谷,Facebook總部所在地)總共也沒有多少工程師,Facebook可能一兩萬,谷歌有個兩三萬,感覺好像全灣區的工程師都來加我了。
 
包括做機器人的、做AI的,還有國內公司的朋友,直接說Facebook做得不開心就到他們公司去。基本上都是朋友們幫忙,所以我也覺得特別高興,從這個事情上,人心向背還是挺明顯的,每個人心里其實都有桿秤。
 
北青深一度:經歷了這次風波之后,對新的工作有什么期待?
 
尹伊:我會著重看一下,國內一些偏游戲方面的科技公司在這邊的分部。美國公司雖然環境好,但是人與人之間的關系是高度緊張的,因為美國有不同文化背景、不同種族,大公司也是事兒多,所以你稍微一不小心就可能會冒犯到別人。表面上好像沒什么,實際上他指不定怎么憋著舉報你一下,我不是第一次吃這虧了
 
我不想挪地方,能待在硅谷就待在硅谷,洛杉磯也不錯,很多親人朋友也都在洛杉磯。我有一個關系不錯的美國朋友建議我去一家中國公司,因為我們都喜歡音樂嘛,她說你趕緊去了,我們就可以一起作曲了,寫一寫古典和流行,也挺好玩的。
 
北青深一度:現在工作心態和剛來硅谷的時候相比,發生變化了嗎?
 
尹伊:剛來美國的時候,盡管在國內干了將近十年,但美國不太認國內工作經驗,去了一個社交媒體,有工作就先得接著對吧?后來這家公司倒了,然后有機會進Facebook這樣的大公司,想著至少以后找工作可以保證說簡歷不會被第一輪就干掉。
 
但是沒想到發生這種事。陳先生的事也是給我敲了警鐘,不能為了掙錢,把自己健康都弄壞。如果讓我選的話,我寧愿掙的錢是在Facebook的2/3,但是每周干活的時間也是2/3,以后我就想快樂編程。
 
北青深一度:和美國其他地區相比,硅谷的壓力會特別大?
 
尹伊:這里的確集中了軟件工程方面世界上最好的人才,相當于身邊有一大堆全明星隊友,肯定壓力會大一些。
 
北青深一度:你焦慮的時候出口是什么?
 
尹伊:如果要是沒有音樂創作,可能我心理健康狀態很難保持到現在。因為我是一個情緒反應比較大的人,會不由自主地去放大別人對你的惡意,也會放大別人對你的善意。編程是我技能序列里面最弱的一項,在谷歌、Facebook這種公司當一個四級或者五級(工程師)到頭了,你讓我上六級七級可能得花120%的精力才能達到,但我也不愿意對不對?音樂是維持我的心理平衡、不崩潰的必需品。
 
北青深一度:這件事情現在給你造成什么影響?
 
尹伊:我還是趁早離開這個地方(指Facebook)比較好。雖然剛開始三個月干得還挺開心的,但是這事發生之后,后續一系列反應讓我覺得失望。
本文標題: 公開聲援自殺同事 中國工程師遭Facebook解雇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nputvt.live/society/469486.html

如果認為本文對您有所幫助請贊助本站

支付寶掃一掃贊助微信掃一掃贊助

  • 支付寶掃一掃贊助
  • 微信掃一掃贊助
  • 支付寶先領紅包再贊助
    聲明:凡注明"本站原創"的所有文字圖片等資料,版權均屬太原新聞網所有,歡迎轉載,但務請注明出處。
    華人帶食物入境菲律賓被攔,海關一稱:150公斤小學生考試沒考好撒了個大謊 媽媽馬上報警
    Top 双色球走势图带坐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