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中生失聯月余后聯系父親要錢 父親趕到電競酒店卻遇兒子墜亡

發布時間: 2019-10-16 14:45:04 來源: 互聯網 欄目: 社會新聞 點擊:

原標題:高中生失聯月余后聯系父親要錢父親趕到電競酒店卻遇兒子墜亡 離家出走與家人失聯一個多月后,江西九江市武寧縣輟學高中生余佳(化名)10月6日晚從江西南昌市一座寫字樓23

 原標題:高中生失聯月余后聯系父親要錢父親趕到電競酒店卻遇兒子墜亡

 
離家出走與家人失聯一個多月后,江西九江市武寧縣輟學高中生余佳(化名)10月6日晚從江西南昌市一座寫字樓23樓墜下。
 
身后傳來一聲巨響,緊接著是一名女子的尖叫聲,趕來尋找兒子的余福江聞聲望去,見一名男子趴在地上,慘不忍睹。他沒想到,剛剛墜樓的就是兒子余佳。
 
年僅19歲的生命戛然而止。余佳走了,也帶走了許多秘密:為什么要輟學,離家出走后他在干什么,又是如何墜樓的……一切撲朔迷離。
 
余佳父母余福江和陳女士告訴澎湃新聞,兒子墜樓前,他們都曾接到一個陌生索賠電話。索賠人稱,余佳損壞了物品,要賠償6000元。
 
當余佳父母趕到兒子被困的地點時,慘劇還是發生了。余福江稱,他目前得知已有5名嫌疑人被警方抓獲。
 
另據澎湃新聞此前報道,江西南昌市公安局紅谷灘公安分局政治處一名工作人員證實,余佳墜亡事件已被立為刑事案件,4名嫌犯已被刑事拘留;至于是否排除他殺,暫不清楚;目前,正在進一步調查中。
 
記者調查發現,余佳被困地點為一家電競酒店,目前該酒店已停止營業。南昌當地一名從事電競酒店生意、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稱,事發前,南昌數家電競酒店內的顯卡等設備被盜,通過查入住信息,幾家電競酒店的經營者懷疑余佳等人作案。事發那晚,有酒店經營者前往事發酒店找其索賠。
 
對于上述說法,南昌市公安局紅谷灘分局工作人員10月14日向澎湃新聞表示,有關余佳墜樓一事,警方正在偵辦中,目前不便透露相關案情。
 
陌生索賠電話
 
10月6日17時30分,在江西九江市武寧縣做生意的余福江接到了一通陌生電話。
 
這通電話包括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:好消息是,失聯一個多月的兒子有了下落;壞消息是,余佳在南昌“損壞物品,造成損失6000余元”,需要賠償。
 
這通長達19分41秒的電話結束10分鐘后,余佳通過微信給父親發去微信說:“先要轉錢6000(元)”、“報案要判兩年”。
 
余福江稱,他得知,兒子損壞了電腦設備,被困在南昌市紅谷灘區萬達廣場A2座的一家電競酒店房間內。
 
余福江并未立即將6000元轉到兒子的微信上。他告訴澎湃新聞,他當時是想當面再給錢,并借此機會將兒子帶回家。
 
18時20分,余福江給兒子發微信,讓他給他媽媽陳女士打個電話。余佳隨后回道:“他們就先要錢,6000,其他的不用承擔。現在不給,我去找姑姑要了,或者我去找叔叔。”約半個小時后,余佳將自己的定位發給父親。
 
余福江回憶,他當時在辦事,當天19時才開車從距離兒子130多公里的武寧縣城出發。
 
父子倆的聊天記錄顯示,如果余佳的父母再不將6000元轉到其微信上,控制他的人將用余佳的手機向余佳的親戚、所在的微信群群發信息,由他們代余福江賠償。但余福江未向澎湃新聞透露親戚朋友有沒有收到上述信息。
 
20時18分,余佳的語氣幾近哀求:“求你了,我不想進去”“就當借我的,我回去做事還行不行,就這一次”……
 
21時02分,余佳詢問父親到哪里了。22時08分,余佳又問了一遍。22時14分,余佳又將定位發給了父親。
 
22時11分,到達萬達廣場的余福江給兒子打了一個電話,這也是父子倆最后的通話:余福江問兒子在哪里,余佳告訴他自己在A2座的2308房間。余福江感覺事情不對勁,“按理應該是在大廳交錢,怎么會在23樓?”掛斷兒子電話后立即打了110報警。
 
22時18分,余佳給父親撥去了生前最后一通電話。余福江回憶,當時他可能在跟警方溝通,所以沒有接到兒子電話。
 
幾分鐘后,余佳從23樓墜下,當場身亡。
 
墜樓
 
余佳墜下的地點,就在余福江身后五六米遠的地方。
 
余福江回憶,他當時剛到萬達廣場,正在尋找A2座。突然,他聽到身后傳來一聲巨響。緊接著伴隨而來的是一名女子的尖叫聲。余福江望過去,看到一名男子趴在地上,慘不忍睹。
 
余福江還沒意識到,趴在地上的這名男子就是余佳。“我當時在想,我兒子怎么可能摔下來?”隨后,余福江趕忙乘電梯前往2308房間。到達之后,余福江才從民警口中得知剛剛墜樓的就是他的兒子余佳。
 
余福江說,他后來才知道,前妻已先于他報了警。因此他到達2308房間時,民警已經在現場了。不過,他無法確定民警到達的時間是在兒子墜樓之前還是之后。
 
余福江回憶,房間內有電腦和床,有幾個年輕人被民警控制。
 
當晚稍早前,為了確認兒子的安全,陳女士還讓兒子拍了一段視頻發過來。這段長達9秒的視頻也成了余佳生前最后的影像。
 
視頻顯示,余佳所在的房間內放置了兩臺臺式電腦,兩臺電腦均被打開,電腦桌上放有江小白(白酒)、勁酒、紅牛等。隨后,鏡頭掃至身穿白色T恤衫的余佳并迅速移開。整段視頻中,余佳一言未發,表情顯得有些凝重。不過,該視頻并沒有將其他人拍攝進去。
 
余福江告訴澎湃新聞,他也不知道余佳破壞了什么設備、為何會被控制并索賠。“(刑警)三中隊還在調查,要調查之后才知道。”
 
不過,澎湃新聞注意到,在余佳和父親的微信聊天記錄里,余佳曾多次提到“報案要判兩年”“我不想進去”“要判兩年”“不私了報案真的要進去兩年以上”“就一定要我進去坐兩年勞(注:原信息錯別字,應為“牢”)是嗎”“如果團伙作案,還要三年以上”“這么多案件就這兩起是我參與的”“進去了書都讀不了了”……
 
此外,余佳還截了百度百科中有關盜竊罪的量刑標準的圖片發給了父親。
 
當澎湃新聞向余福江求證余佳是否涉嫌偷竊時,余福江并未正面回答,他僅稱“百分之百有人控制了我兒子”。
 
離家出走
 
47歲的余福江告訴澎湃新聞,余佳今年19歲,本應該讀高三。但今年8月底,兒子突然離家出走,不知所蹤,也未前往學校報到,打電話不回、發微信也不回。再聯系上兒子時,已是兒子身亡前5個小時,距離家出走已一月有余。
 
余福江和前妻陳女士于2008年離婚,兩人育有一女一子。離婚后,兒子跟著他一起生活。“他(余佳)是個自理能力比較強的孩子,學習也還可以,但就是懶,成績也不穩定。”余福江說。
 
余佳的微信頭像由一串二進制代碼和“PASSWORD(意為密碼)”等英文單詞組成。余福江說,兒子酷愛玩電腦,對電腦操作也挺在行。
 
余佳的生母陳女士說,余佳的姐姐在浙江義烏做生意。今年暑假,余佳去了義烏,并于8月26日回到江西,“他說他有個同學在南昌,叫他過去玩兩天,他就去了,中途我還問他要不要到我這邊住兩天,他說不用了,玩兩天回去就正好開學了。本來(8月)31號要去報名的,結果一直沒回。”
 
不過,陳女士和余福江并不清楚兒子找的是哪個同學,也沒有聯系方式。
 
余福江說,兒子在武寧縣一中讀書,平時考試能考個500多分甚至600分,“他所在的那個班成績算是重點班吧,他在班里能排到中等。”
 
但余福江和陳女士均不能說出兒子離家出走的原因,“可能是叛逆期吧,我們沒有打他也沒有罵他。”
 
陳女士說,這一個多月里,兒子跟家里所有的人失聯了。“以前他跟我們父母有個磕磕碰碰的很正常嘛,但也不會不回信息的。他跟他姐姐關系很好,也不回(他姐姐)信息。以前我們給他發個紅包什么的他都會點開,但這段時間都沒有回復我們。不管我們任何人給他發紅包都不收。不管給他發金額多大。我們給他發個(轉賬)三千五千的都不點開。”
 
余福江說,兒子失聯期間,他曾在武寧當地報過警,也去派出所查過監控。“民警告訴我,你兒子好好的,可能就是叛逆,不想回家,等過幾天他就回家了。”
 
由于一直認為兒子有很強的獨立能力和生活自理能力,余福江只在要去南昌辦事的時候找過幾次兒子,他并沒有特別擔心孩子的安危,盡管他并不知道兒子這段時間住在哪里、在干什么、有沒有錢吃飯。他說:“我從來不擔心他的安危。我們所有的親戚都不擔心他,因為他是不可能有人能騙得到他。”
 
余福江說,父子倆前兩年溝通地比較少,今年則比較正常。“他屬于心里面的想法不會告訴家長(的類型)。”
 
涉案電競酒店已關門
 
澎湃新聞實地探訪發現,紅谷灘萬達廣場地處紅谷灘CBD,是一座包含大型商場和寫字樓的大型城市綜合體。A2座寫字樓系萬達廣場其中一個寫字樓,該樓一共29層,樓內分布有酒店公寓、電競酒店等。
 
余佳在微信中提到的2308房間系某電競酒店的其中一間房。網上訂房平臺的資料顯示,該酒店于今年開業,一共5間,分別為兩間雙人電競房、一間三人電競房、一間四人電競房、一間五人電競房。其中兩人電競房價格最便宜,為每晚322元起;五人電競房的價格最貴,為每晚547元起。“設備上選用的是高品質的電競設備”。
 
澎湃新聞發現,該電競酒店并無前臺,客人在網上訂房后,由酒店工作人員登記身份證件并告知其房間門密碼鎖密碼。目前,該酒店可在網上預訂,但無法聯系上酒店工作人員完成入住。
 
2307室的窗子,可全開。其窗戶設置與2308室相同。
 
這5間房分布在23樓和28樓等樓層,每間房均配備了同一品牌的密碼門鎖。除涉案的2308房間被貼上封條外,其他房間叩門均無人回應。
 
此外,澎湃新聞多次聯系10月6日曾向余福江和陳女士索賠的電話,先是一直無人接聽,后提示已關機。
 
而此前,澎湃新聞曾撥通該陌生電話,接電話的男子否認曾打過電話給余福江等人。他還稱,對于上述事情并不清楚,隨后掛斷電話。
 
余福江說:“民警跟我說抓了5個嫌疑人,當場抓了4個,后來又抓了一個,但沒說他們具體是什么身份,好像有個是電競酒店的老板。”
 
南昌當地一名從事電競酒店生意、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介紹,事發前,南昌數家電競酒店內的顯卡等設備被盜,通過查入住信息,幾家電競酒店的經營者懷疑是余佳等人作案,于是在10月6日余佳入住紅谷灘萬達廣場A2座2308房間后,有電競酒店經營者前往該房間找余佳索賠。
 
不過,該知情人士的說法尚未得到警方證實。
 
不過,當地多家電競酒店的工作人員向澎湃新聞稱,今年9月底和國慶期間,酒店的確有電腦顯卡被盜,但“報沒報警只有我們老板才知道”。
 
前述知情人士稱,為防止電競酒店內的設備被破壞、盜竊等,商家都會將主機機箱上鎖,或是干脆設置個箱子,將整個主機鎖上。但如果有專門的作案工具,將顯卡等設備拿走或掉包不成問題。
 
10月14日,南昌市公安局紅谷灘分局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,有關余佳墜樓一事,警方正在偵辦中,目前不便透露相關案情。
本文標題: 高中生失聯月余后聯系父親要錢 父親趕到電競酒店卻遇兒子墜亡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nputvt.live/society/469366.html

如果認為本文對您有所幫助請贊助本站

支付寶掃一掃贊助微信掃一掃贊助

  • 支付寶掃一掃贊助
  • 微信掃一掃贊助
  • 支付寶先領紅包再贊助
    聲明:凡注明"本站原創"的所有文字圖片等資料,版權均屬太原新聞網所有,歡迎轉載,但務請注明出處。
    杭州蕭山警方破獲20年前積案:命案嫌疑人已有妻兒長得萌不如長得妙 美一獵犬憑31厘米長鼻子成網紅
    Top 双色球走势图带坐标